欢迎访问英山县教育局官方网站!
今天是:
 您现在的位置: 首页 >> 教学 >> 教育论坛


作为教师,我无怨无悔


——与青年老师分享我的故事



杨柳湾镇笕冲湾小学  陈更新



我是1992年6月份从浠水师范毕业的一名中师生,已年满49岁,我20岁参加工作,工龄至今已有29年。如今,在学校里只有一名年龄比我大的老师,我考“老二”,已步入“老教师”行列。

现在,学校每年都有年轻的新老师分入,与她们相比,我感觉在教育之路上,新老师在做“加法”——她们的教育能力和经验在一年一年地增加;而我在做“减法”——我的教育生涯在一年一年地减少。

如今的年轻老师,从小到大都生活在物质条件很充裕的幸福时代,不缺吃不缺喝,是从“衣来伸手饭来张口”模式长大的,基本没有吃过苦。好多刚参加工作,父母就帮她把车子房子买了。我那个时代的老师,要用大半辈子甚至是一生才能拥有的财富和待遇,她们就在父母的帮助下一步到位了。一参加工作,工资就有三四千。看到她们,想到自己,我感到年轻一代的老师,无比的幸福。

回顾自己29年的教育生涯,多少酸甜苦辣经常情不自禁涌上心头。我想与青年老师分享自己的人生故事,或许多多少少对她们有些启发和帮助。

我国的中小学基础教育,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一直到如今,是由一批中师生支撑着,一直支撑了四五十年。如今靠年轻的这一批大学生支撑,也要支撑四五十年。培养和教育她们,意义重大深远。


骑着自行车儿,感觉好“帅”


1992年9月我参加了工作,被分配到原过路滩乡伍家冲小学,第一个月工资只有六七十块儿。

我家在杨柳朱家坳村,到过路滩要翻过横山岗,路过朱山村,要经过很多人家,走山路步行要三个多小时。

要想坐车的话,得先步行一个小时,到山脚东庄畈坐车,经白马石,再上过路滩,又花钱,又绕大弯。所以我到学校和回家都是步行,一个星期一个来回。

有一次,到附近一个叫曹店的村子里有事,临时借同事的“永久”牌儿自行车儿。永久是那时最好的牌子,脚一踩,车子发出咝咝的钢质声音,感觉很有品质。骑上去快得很,方言叫“发路”。

到曹店一路上坡,就一直往上踩,也没感觉到重。回来时一路下坡,基本不用脚踩,顺风顺水,感觉飘飘欲仙。由于车速太快,也由于自己车龄不长,技术欠佳,一个转弯没转过来,车撞上里边土堑,把踏板和前轮撞变形了。

我赶紧从地上爬起来,把车子扶起来,发现车子撞坏了,一下子着急起来:“这可是同事的新车儿,我么样还他呢?”

我扶着车儿回到学校,很不好意思地告诉同事,我把他的车儿撞坏了。同事感到很心痛,他说这是花一百块钱托人买的,还没两个月儿,钱还没有给清。

我连忙说,那就算我买的。到发工资时,我把当月发的工资全赔给了他,还欠一二十块,到下个月才还清。

我把自行车扶到一个修车店,让师傅把车儿修好,作为自己的专用坐骑。就这样,我买了一辆自行车儿,以后到学校和回家就基本上骑车。

那个时候,有了自行车儿,相当于现在买了一辆小车儿一样,感觉出行无忧。经常邀一些年轻的同伴,一起上街下县,到公路上“飙车儿”,感觉特别快和爽,上坡也不用下来,一直往上踩,一点也不感到累。

下坡时,胆小的一只手扶龙头,另一只手像翅膀一样,作飘风的样子。胆大的两只手都不扶龙头,一边一个翅膀往下“飞”,嘴里畅快地喊“啊——”。


我是一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


伍家冲小学,是我毕业后教书生涯的第一站。那时,我感到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劲,只要学校安排的工作,就马上去做,不分份内份外。感觉自己就如当时流行的顺口溜一样:“我是一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。”

在伍家冲小学第三年,我带五年级语文和班主任。那时小学是五年制,五年级就是毕业年级。和我共班的数学老师是一个年过五十的老老师,在春季学期生病住院,请了两个月的病假。

校长说只有两个月儿就放假了,临时请人不好请,让我把数学教学任务也承担过去。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,一个人包一个五年级,带语数自思等所有课程,那时期末语数自思四门都要统考,还要辅导竞赛,那时每学年要开展一次全县数学奥赛。

到学期结束时,取得了骄人的成绩。我辅导的两名学生,在全县数学奥赛中,破学校历史,分别获得县级一二等奖。在全乡组织的期末统考中,获得语文、数学和思品全乡三个第一、数学全乡第二、总评全乡第一的好成绩。在此期间,过路滩乡教育站组织了全乡青年教师“一专多能”才艺大赛,内容有演讲比赛、乐器演奏等,我获得全乡第一名,我用风琴演奏一曲《南泥湾》,大出风头。

这一年,是我在过路滩乡工作三年的收官之年,也是辉煌之年。在此期间,学校哪一个班哪一个科目,学生底子薄成绩差,是个难啃的“骨头”,领导就想到了我,要我“临危受命”,去紧急“施肥提苗子”,我眉头都不皱一下就答应了。

用家长的话说,学生到了我的手里,就像打了“尿素”一样,能迅速“转弯”,急起直追。为了表示感激之情,经常有家长把我接到家里,盛情招待。


为学生垫学费,送学生去看病,都是经常的事儿


2000年前后,每一个学生要交书本费、住宿费、搭伙费等费用,还要带学生搞勤工俭学,一个学生要完成十几块钱的任务。一个学生一个学期要交到学校的费用,有几百。那时农村条件差,每学期每个班几乎都有交不清学费的学生。

如果学费没有收齐,班主任只好自己垫。教几年书下来,每个当了班主任的老师,几乎都有几百上千的学费没有收上来,后来去讨,有条件给的就还了,没条件给的,讨了几年,最后不了了之。

我在东夹铺小学和东庄畈小学,都先后遇到过这样经济困难的学生。1997年在东夹铺小学有个姓郭的特困生,一家三口人,父母两个都是体弱多病的老实人,就靠平时帮人打点零工,别人胡乱给个一二十元打发一下,主要就是糊个嘴儿。这家欠我五百多元,我调到东庄畈小学后,去讨过一次,进门看见一贫如洗的样子,讨钱的话没有说出口,坐了一会儿就走了,以后干脆就没有去讨了。

在东庄畈小学遇到一个姓徐的特困生,每学期学费没钱交,到期末交点柴或猪肉,学校能收的我就交到学校,学校不能收的我自己买过来。把收的东西抵除了,还欠一千多,最后也是不了了之。

至于送学生上医院看病,把自家的旧衣服鞋子送给学生穿……这些事情,在我的教育生涯中,都是常有的事。在过去几十年的教书生涯中,我明白了关爱学生不光是口头上的嘘寒问暖,有时还要在物资上作奉献,也许当时有些不心甘情愿,但给那些真正在贫困线上挣扎的底层群众垫付一些学费,也算是帮了他们一把,也是一种扶危济困的义举,这样想心底也就坦然接受了。

回顾我作为一个“细老师儿”的一生,虽然日子过得不算宽裕,是靠省吃俭用和艰苦奋斗磕磕碰碰一路走来,人生路上可以说饱经风霜,但是随着教师待遇越来越好,也感到衣食无忧,已是很满足和感恩。决心在退休之前的上十年时间里,认真搞好教书育人本质工作,引导和激励年轻老师迅速成长,以报答党和国家的恩情。

总而言之,此生作为一名人民教师,我无怨无悔。







友情链接